Weathering Storms as One

WEATHERING STORMS AS ONE is a fine showcase of over 30 sculptures by the renowned Singaporean artist Lim Leong Seng, and is the artist’s eighth solo exhibition. Born in 1950 in Singapore, Lim’s ongoing creative journey spans nearly 50 years, covering the broad spectrum of

Transcend

During the early 20th century, the Nanyang style of art emerged in Singapore. Chinese artistic traditions were combined with Western techniques, resulting in a unique and elegant artistic style. The artistic landscape at that time was dominated by a generation of immigrant artists who brought

历史与超越 — 新加坡第二代“现代画”画家画展

所谓“现代画”,顾名思义,一定是不同于传统绘画而又超越传统的绘画形式。那在新加坡“现代画”的历史我们又知晓多少?曾几何时“现代画”在新加坡立足?又有那些画家成为“现代画”的领军人物,成为“现代画”的艺术先驱?这些艺术前辈近况又如何呢? 通过《历史与超越》展览便知分晓。   回顾新加坡历史,新加坡是一个交通要港,处在东方的传统文化和西方的现代文明之交界点;1965年新加坡建国,新加坡融合多元种族文化,在艺术领域方面,绘画并无新加坡固有风格。当时在新加坡有印度画、西洋画、中国画,就是没有新加坡南洋画。就在此时有一群艺术家,他们早期有的随父母闯南洋来到新加坡,有的移民新加坡,有的在中国美专毕业,有着非常扎实的绘画基础,来到新加坡后传承艺术,有的读南洋美专学中国传统水墨,毕业后去西方国家深造,学习中西文化融合。当他们学成归来,发现新加坡不能没有自己的画风,不能画人家的画,要有创新,有自己的风格。   就这样,这伙热血青年,正是活力四射、潮气蓬勃时代,他们不容重复前一輩的辙、上一代的迷失,他们要做下一代的醒心剂,他们认为中国的传统不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国家是新兴国家,我们还没有建立自己的体系,我们没有自己的风格,我们不能用中国的传统水墨画新加坡街景、画新加坡河;同样我们也不能用西洋写实画来画新加坡的马来人、印度人等不同民族的人物。我们的画从头做起、从新开始,走自己的主观路线,根据学到的传统知识去尝试、去冒险,方能期望从东西艺术堡垒中杀出一条生路,那就是自己的路,新加坡的绘画之路,即新加坡的画派、画风。   在新加坡建国之前,现代画的画家们就开始办现代画展览,当时他们活跃于艺术舞台。在1963年,由几个画家成立了现代画会,当时画会只有7人,两年后增至14人,当时会员有何和应、陈彬章、郑木奎、梁其栋、孙琴安、沈板亮、郑志道、邱瑞福等,当时画会主席由何和应担任,副主席是黄明宗、黄奕全。   65年新加坡建国后,会员数目逐渐增多,雕塑家林龙成在70年代加入现代画会。就这样新加坡画会的画家们从60年代到80年代一直坚持创作、执着追求。每年都会举办“现代画”画展,受到国内外的界内人士认可。现代画会的前辈艺术家给新加坡的艺术带来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谱写了新加坡艺术历史的重要篇章。   如今,这些早期现代画会的艺术家都年岁已高,他们仍活跃在新加坡的艺术舞台上,他们的艺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而如今又超越历史,画风又有新的突破。   现代画会会长何和应先生曾在1974年现代画会展览序言中说到:“抛开东与西,朝向塑立自我的道路创作”。《历史与超越》画展将展出现代画会艺术前辈12位画家的早期和近期作品,内容、题材、表现形式独具特色,各自精彩。此展览主要木的回顾新加坡艺术历史同时了解艺术家们的近况,我们也相信他们的近期作品一定震撼到你的灵魂,与艺术共舞…   参展的画家有何和应、林龙成、陈彬章、沈板亮、邱瑞福 、唐近豪、梁其栋、郑志道、孙琴安、蔡荣恩、姚照宏、刘培和。  

海派传承于狮城

    Asia Art Collective隆重呈现《海派传承于狮城》展览,展出有新海派大宗师吴昌硕、海派大师王个簃、王一亭、海派传承园丁范昌乾、及海派狮城弟子林子影、蔡逸溪、陈有炳、林家雄、赖瑞龙、李淑芝、刘恽等作品。目的是让狮城艺术爱好者更了解中华水墨海派传承与绘画技法及绘画精神。         海派即海上画派,是中国近代美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画派,阵容浩大,名家众多,他们将传统文人画的笔墨情趣变革具有时代气息和精神内涵的艺术创造,形成一股区域性的美术潮流。      吴昌硕(1844-1927年),中国近代海派杰出大师,与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合称“二十世纪传统四大家”。吴昌硕22岁考中秀才,学习诗词文字,30多岁开始习画。吴昌硕作品从绘画题材、构图布局、笔墨设色、落款铃印无不经过仔细推敲,成竹在胸,“笔到意随”。许多作品还留下诗句来衬托画的内容,寄托他的思想感情,所以吴昌硕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堪称一绝,对近代画坛影响极大。吴昌硕最得意弟子是王个移。      王个簃(1896- 1988年)青年时拜吴昌硕为师,成为吴昌硕晚年得意门生。王个移的绘画风格一如其师,具有重、拙、大的特点,而又有所发展,尤精花鸟,奔放如行云流水,亦清新有致。二十年代王个移执教于上海艺专,弟子无数,范昌乾乃是弟子之一。      王一亭(1867-1938年),海派传奇人物,他一生虔信佛教,为上海著名居士。他首先是一位书画家,又是一位大商人,他正是拥有如此的艺术才力、经济实力和活动能力,才使第二代海派书画具备了相当的底蕴、勃发的能量和雄迈的气魄,他是第一位把海派书画做到鼎盛的灵魂人物。王一亭钦佩吴昌硕诗文、书画之才艺并与之学习,通过王一亭作品可看出吴昌硕对王一亭的绘画影响很大。      范昌乾(1907-1987年),广东揭阳人,1929年进入上海昌明艺术专科,师从王个簃、王一亭、潘天寿、诸闻韵等大师。当时学校名誉校长是王一亭,王个移为国画系主任。五十年代中范昌乾辗转来到新加坡,他继承了海派名师们的传统功力并加以发挥,精于山水、写意花鸟画,尤其兰竹画的最具特色,号称东南亚“竹王”之美名。范昌乾可谓海派写意画传统继承者。在新加坡当时有好多学生上门拜师学艺。60年代学生有陈绍易、林子影、赖瑞龙、林家雄、陈有炳等,70年代有李淑芝、黄碧云、蔡逸溪、刘恽、陈克湛等,正可谓桃李满天下,范昌乾在海派延续脉络上做出重大贡献。      范昌乾把海派的绘画技法不加保留地传授给他的弟子们,他的弟子得到真传,如今都在新加坡画坛上都赫赫有名,这些弟子又在海派绘画基础上加以创新,各具特色,形成自己的风格。弟子们勤学苦练又在教学上下苦功夫,又教出一批批海派弟子,海派风格就这样一代一代地在新加坡传承下去。  

What is the ‘Shanghai School’ in arts?

The Shanghai School (海上画派) is a a style of Chinese art present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and centered in Shanghai. It was during this period that China was facing a political and economical decline, leading to a surge of artists moving over to Shanghai,